欢迎来到寿光林海生态博览园网站
关于林海
 
信息详情
 
林海四记
 
添加时间:2014/6/5 15:13:41 点击率:2663
 
林场的绿
    林场不是绿色的,难道是红色的吗?这话不是等于没说吗?不,这儿林场的绿色可不寻常。
    出全国的蔬菜之乡寿光城向北,驱车七八十华里,眼前的景色就很令人神往了。那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森林。这就是寿光机械林场,足有3万多亩,仅其中的生态博览园就占了6000多亩。乘车在林中长长的路上前行,只见两边密密层层地长满了国槐、柳树、毛白腊、速生杨、香花槐、五角枫等,还有茂盛的芦苇、茅草、蒲草,以及开着黄花的苦菜、蒲公英,开着白花的野菊,开着粉红色花朵的打碗花。空气异常清新,爽风中飘散着草木和泥土浓醇的气息。哎呀,没想到这渤海湾畔还有这么个好地方呢!
    博览园里,长满荷叶的湖和养鱼的湖是碧绿的,东方不沉湖的水倒映着树木的影子,是深绿的。那样式奇特的木屋、儿童乐园、荷乡水车、白塔、九州巨鼎,全都被绿树绿草遮掩着,环绕着。当我独自在林中边转悠边东张西望时,冷不丁听到一串串得得的马蹄声,抬头看时不觉吃了一惊,一匹高大健壮的栗色马迎面走来,却没带缰绳,也无人牵着,它的身后还跟了一匹憨态可掬的小马驹。我急忙躲进了路边林中的槐树后,生怕这大马冲过来,尥我一蹄子。但大马似乎对我一点儿也不警惕,拐了个弯,领着小马到一条水渠边吃草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在一条小溪边饮水。喔,原来这是一匹性情温和的母马。而小马,则在草地上跑来跑去,咴咴叫着撒着欢儿,又躺下去打了几个滚儿,就安静地卧在了几株竹子的后边。呵,这一对母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沿着长满火炬树的小路,登上了罗绮山顶上的亭子,举目四望,只见南边是一片一片的碧水,一片一片绿色的林子,北边也是一片碧水,叫双王城水库。这水库上方曾出现过海市蜃楼,被列为寿光的八景之一,是国家南水北调的大工程呢。
    年轻的副场长刘希刚对我说,这林场的三万亩可是来之不易。早在30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盐碱滩。夏天一片水汪汪,冬季一片白茫茫。兔子不拉屎,一棵树也不长。就连耐盐耐碱生命力极强的黄蓿菜、红荆条都极难成活。上个世纪60年代初,为了修沿海防护林,几十名职工来到这里,搭个窝棚住下,建立了机械林场。我们开沟压碱,从几十里外引来弥河水,种树种草,营养植被,经过多年的辛苦培育,特别是自1987年5月,24岁的尹国良任场长以来,职工们种苹果、冬枣、樱桃、李子、杏、桃,养藕、养鱼、养虾,开发盐场,建蔬菜大棚,使昔日的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林场改善了生态环境,养活了职工,为国家奉献了巨大的财富,并使邻近的乡镇村民大大受益,还成了人们旅游休闲的好地方。每年都有大批省内外的游客前来享受这绿色世界的滋润。场长尹国良说过一段话:“绿色,是人类生存与发展永恒的主题。作为林业工作者,我们爱绿,播绿,我们宁愿化作参天大树,为后人播洒一片阴凉。”
    中午,我们在生态餐厅吃饭,餐桌边就有翠绿的芭蕉等奇花异草,凳子旁的溪水中有鲢鱼、鲤鱼、黑鱼游来游去。窗口探过来一束洁白的蔷薇,金银花的浓香令人神爽。服务员女孩端上来煮趴虾、海蟹、炒虾酱,还有凉拌黄须菜,这是从林中采来的绿色食品。吃着这些海味、特产,在这绿色的林子的深处,我这个属兔子的真觉得自己变成一只大白兔了。

湖边垂钓
    我已是好多年没钓过鱼了。而且,平日我老认为钓鱼是闲着没事干的营生。尽管已当了15年专业“坐家”,但还真没有闲的去悠然自得垂钓的雅兴。这次在寿光林场博览园的湖边转悠,后又坐在岸边看那湖水,只见不时有大鱼在游来游去,还能隐约看出那一条条黑色的鱼脊,而银色的小鱼则不时“叭嗒”一声跃出水面。朋友德军去取来了两副鱼竿,递给我一副,说你也放松一下吧,老那么紧张干啥?文章写的也不少了。好,那就试试。小时候,我这钓鱼的技术很不错呢!
    但这回,钓了一阵子,手气却很不佳。鱼老咬钓,可就是钓不上来。兴许是风大浪大的缘故吧,只见那一条条大鱼在岸边游荡、嬉闹,还搅得水哗啦啦作响,却就是不上钩。也许是鱼们常见来垂钓的,学得精了,只把鱼饵吃掉,但就是不咬你那个锋利的还带倒刺的钩儿。你想骗我?没门儿!不过,奔波了一天,又忙碌了几天,能到这湖边来散散心,已是很舒适,很知足了。眼睛一专注地瞅着浮子,其他的事,特别是烦心的事,烦恼的事,就全扔到脑后去了。
    第二天上午,一位朋友从潍坊来了,还带来了自备的鱼竿,要我也陪他去垂钓。我只好从命。岸边云淡风清,湖面上只一层层细小的涟漪。朋友不一会儿就钓上来一条二三两的小鱼,算是旗开得胜。我正有点儿羡慕,还有点儿不服气之时,只见浮子一沉,急忙挑竿,嗨,一条闪着银光的小鱼就挑出了水面。喔,尽管鱼也不过二两,却总是有了收获。过了十几分钟,又钓上来一条,也是二三两,也不知叫什么名字。而朋友,手气却出奇得好,不只钓上来十几条二三两、三四两的,还钓上来一条四斤多的大锂鱼。粗眉大眼的朋友脸上满是丰收的喜悦。
    晚上,林场生态餐厅的师傅给炸了我们钓的鱼。那鱼实在是太新鲜太香了太解馋了。只是鱼儿们有点可怜。

林海之晨
    林场的夜异常安静。开始,房后的河边还有几只青蛙在咯咯咯咯地叫唤,后来夜深了,凉了,大概蛙们也困了,就不叫了。我这个当过兵的人,有早起锻炼的习惯,平时一般5点即醒,但今天不知怎的4点多就醒了。只见窗外天已大亮。洗洗脸想出去走走,到了门厅里, 隔着宽大的玻璃窗就见林间已有两位青年女工在清扫路面。原来,还有比我起的更早的人,那就是勤劳的寿光机械林场工人。
    沿林中弯弯曲曲的小路前行,耳边全是一片鸟鸣。“快快布谷——快快布谷”,那是布谷鸟,却看不见它在何处。喳喳!喳喳!声音又脆又亮,是从地面上飞起,直冲树梢的灰喜鹊,我们老家叫它长尾巴郎。这灰喜鹊,可是吃害虫的高手,一年能吃掉一万多只松毛虫呢。林场职工非常喜欢它们。再往前走,草深林密,只听吱吱喳喳啁啁啾啾叫成一片,那肯定是挺熟悉的麻雀了。当地百姓又叫它家雀。寿光人叫“家雀儿”,是个“家翅儿”的音。循着雀鸣,我轻手轻脚地往前边走,生怕惊动了这些小朋友们。渐渐地,看清了,在一座平房的后边,一堆枯树枝和几棵槐树上,竟有上百只、也许几百只灰褐色的麻雀在摇头摆尾地吱喳大叫。有的边飞边跳边叫,还有的在一起追逐嘻闹,也许是男孩雀在追女孩雀,也许是小两口准备孵小雀了,吱吱吱吱,喳喳喳喳,无拘无束,好不快活。这才真是麻雀闹林呢!
    再往前走,林子深处的鸟鸣少了一些,却不时有更婉啭动听的叫声传来。是百灵,还是画眉?搞不清楚。只是林中的凉气袭人,我穿了一件棉织的衬衣,依然给冻得浑身打哆嗦,连手都给冻麻了。就想,这凉气要是能分给那闷热难挡的济南一半,那该多好!几次给冻的想返回住处,但清新的气息,幽静的林子,还是诱使我不停地往前走。边走边疑心会不会迷了路,被一只红毛狐狸拖到深不见底的洞里去。
    当我来到一条水波盈盈的河边,刚要探头望时,只听“扑喇喇”一声响,让我吃了一惊,眼前飞起了一只大鸟,那鸟肚子鼓溜溜的,身子很胖,翅膀也不长,却振翅飞得挺快挺快,不过十几秒钟,它已钻进了对岸高高的林梢间,不见了。后来问起林场的尹国良场长,他说:“那是一只野鸭,林子里很多的。有一天我在林子里就见到一只大野鸭领了十几只小鸭晃晃悠悠地在散步。”
    再往前走,连我也不知来到了什么地方。路两边有了不少的桑树,枝叶间挂着不少翠绿的、红色的、紫红色的桑椹。我摘下一颗紫红色的,放进嘴里一咬,甜丝丝的,还有一点儿酸,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谁知,这咳嗽声还未落,对面蓦地响起了一串汪汪汪汪的狗叫,一只土黄色的半大狗直冲我跑了过来,接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又窜出来两条同样大小的黄狗,三条狗呈扇子面冲我包抄过来。本来就挺怕狗的我顿时慌了,手忙脚乱地转身从地下捡起一根树枝,欲进行自卫。三只小豹子似的半大狗见状也站住了,只是仍虎视眈眈地不客气地冲我汪汪大叫,大概是认为我侵入了它们的领地吧?那叫声在寂静的林海中格外响亮,传出去老远老远。看样子,它们是一窝的。接着,远处还传来几声嗓音较粗的大狗的叫声,那大概是这三只狗崽子的狗妈妈了。
    我不敢再往前走了,只好原路返回。
    三只半大的黄狗在我身后依然此起彼伏的叫个不停。
吃早饭时,我对副场长刘希刚说起这事,刘希刚笑笑说,那狗不咬人,没事儿。

荷湖泛舟
    我这人是很喜欢荷的,年轻时写过一个中篇小说就叫《小荷花》。也很喜欢周敦颐那篇极有名的《爱莲说》。这次到了寿光林场,场长尹国良说领我去生态博览园的千亩荷塘划船,我一听就异常兴奋。
    来到荷塘边,忍不住就叫了起来。嗬,这么大一片哪!只见那碧绿的荷叶如万杆小伞,一眼望不见边际。尹国良笑笑说,这只是一小片,大的有几百亩,全部加起来,有上千亩呢。他指点着湖岸说,挖藕池的工夫,把池坝设计成较宽的台面田,挖池坝抬高地面后,有利于改碱治土,池坝上栽种冬枣、石榴、樱桃、桃、杏这些名优经济林木。池中种藕的同时,套养鲫鱼、鲤鱼、鲶鱼等淡水鱼。这叫“上林下藕、藕鱼套养”的立体生态种养模式。去年我们藕收了××万斤,鱼收了××万斤,水果收了××万斤。每年的七八月份,荷花盛开季节,这荷塘又成了旅游消夏的好地方。
    坐上了一叶扁舟,行驶在荷塘之中,不,应该说是荷湖之中,那出淤泥而不染的荷叶,一杆杆,一片片,把湖水也染成了翠绿色、碧绿色。船边不时有鱼儿“扑拉”一声跃起,荷叶间不时有长嘴的翠鸟吱喳鸣叫着飞来穿去。不远处,突然有两只白色的大鸟振翅飞起,如滑翔机一般盘旋了大半个圈儿,又落进了茂密的荷叶丛中,不见了。尹国良说,那是白鹭。这湖中,还有丹顶鹤、白天鹅、灰雁。白天游人较多,它们大都躲了起来,或钻到林子僻静的地方去了。
    碧水的中央,有一个高大的建筑物九州鼎,有着“神州第一鼎”之称。鼎的四周是栽植着99种荷花的小藕池。有名贵的玉碗、红太阳、姣容三变等品种。再往荷塘深处去,见那碧叶之中,有裹着绿鞘含苞欲放的莲蕾,有微微绽开露出粉红色花瓣儿的花苞。那舒展开花瓣儿和米黄色丝蕊的白莲,真个是一尘不染,玉洁冰清。但湖中最多的还是粉红色的莲花,简称粉莲,那艳艳的娇娇的嫩嫩的花瓣儿,犹如豆蔻少女那吹弹可破的香腮。而那随风摇曳的荷叶,则是少女飘飘摆动的长裙。低下头去闻闻那花,一股淡淡的清香,直冲天灵盖,让人心旷神怡。
    小船泊在岸边的垂柳下小憩时,我突然发现,身旁的睡莲开了一朵米黄色的花,而花旁的一片叶子上,竟蹲了一只褐色的小青蛙。那青蛙一动不动,瞅着那花,是不是在向莲花仙子表达爱慕之情,也未可知。
我端起相机,为它和莲花拍了几张照片,它依然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聚精会神地瞅着那朵莲花。这青蛙小王子,对那莲花小仙女,也实在是太痴情了。
地址:寿光市双王城生态经济区 电话:0536-5561508 邮箱:sglinhai2006@126.com 鲁ICP备11008251号 技术支持:山东天泽